Ninomiya Kei君

一棵挂满霜的梨树

随手吧

现在这个点烧起来了,38°4.5的样子吧,不记得了,贴着小儿退热贴搁床上躺着。我这人特有病,一病就爱矫情,但其他东西肯定没人理还是在这煽情会好了Y(^o^)Y。
感觉这技能挺好的,感觉到了十有八九肯定是烧起来了,感觉不太妙啊,还有一周清明呢。2月底回的广州到现在烧了两回啊。第一次的时候没想着这么快就烧起来了,一晚没睡给自己换毛巾。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宿舍啥都没有,探热针没有退烧贴也没有。幸运的是有药。吃了药然后一整晚没敢睡,怕死明天起不来了。迷迷糊糊给额头的毛巾换一面,也懒得起来再去过遍冷水。
去年烧了五天也没那次有那种感觉。第二天跟大宝聊了电话。她的一句,哈,还是什么来着,反正就是可怜我的感觉吧。现在想一想,我可怜么?
在别人看来可怜吧。来广州一年多了,也没个能来看我死没死的人。我好像看来挺可怜的,没人陪吃饭没人陪看电影干点啥事都没人陪。想一想我好像根本不让人接触来着。又是个死矫情的人,麻烦别人太麻烦了?的感觉?
果然一烧就矫情。
人矫情啊,是病,得治。
想一想人生,想一想别的。胡思乱想的,真是有病。挺想去看一趟精神病医生的。唉矫情

评论
热度 ( 1 )

© Ninomiya Kei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