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omiya Kei君

一棵挂满霜的梨树

突然在想,有很多人觉得艺术生就是一群只要会画一点小画,然后就可以用很低的文化分考一群好学校。我只想说,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小画,要我们花费多少功夫时间所画出来的。

你没见过,一群艺术生在最后的集训场地里,每天过着什么日子。

我所知道的在我集训的4个月内的事情。一群人,每天像一群丧尸一样,3.4点睡,7点多挣扎着起床过着8点从床上弹起来。反正我试过,8.15上课,我8点才从床上弹起来洗漱完直接冲去教室,简直酸爽。。。

每天上课下课两个样,上课努力画画,下课争分夺秒睡觉,但是上课的时候,怎么打哈欠都是一直在画画。你可能觉得上课不睡觉是正常的,那么你试试每天睡不够4.5个钟然后集中所有精神画画。我们班只有4个月的集训时间,你不造那种回到宿舍所有人在睡觉而你在画画的酸爽,【在此感谢我的宿友为我一直留灯,,无论几点,你们大好人么么哒!】

你有没有试过那种凌晨3.4点,整栋楼只剩你一个还在的感觉,虽然我没有,一般都有1个左右的人陪我,,全世界安静,只有风声和虫声混合着偶尔的猫叫声,,卧槽一个人简直要吓尿了好嘛!在此感谢那些说好做彼此的天屎的人!

女生还保留着起码的形象,男生直接抛弃那玩意了好吗,无论你多酷多帅腿多长,,在这里还不是t恤加短裤加拖鞋!!!

然后就是画了,你们说不过画画而已嘛~屁!我宁愿可以像你们一样,有本书!教我调颜色!这个颜色多少加那个颜色多少,调出了颜色有多亮多暗要调的多混合还是少混合!你知道那种调了一盘的颜色没一个能用的那种感觉吗!我的心都要碎了好吗!我也想有本书教我背景怎么画桌布怎么画桌子怎么画东西怎么摆怎么画!

广东的试题一直喜欢创新,,特么的只有静物有刀剪刀任何尖锐的东西我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要插在哪才好看啊!

我的集训洗脑程度大概就是我在外面吃饭,注意力不在饭菜上,而是,哎呀这个凳子的木纹很好看啊拍下来可以参考哎!这个碗的阴影还能这么画啊!!简直洗脑有木有!!!

我们每个礼拜天放假的时候,10个有8个是回去就吃饭吃完就睡,剩下两个是直接回去就睡。一直睡到下午快吃晚饭的时候是可以上群里炫耀的好嘛!

虽然一直很辛苦,,集训期间我每次去亲戚家都会被说脸色很差【捂脸】。

但是大家一直在苦中做乐,在那样晚上12点一群人吃的杯面,食堂的一日三餐,还有每天都在吃吃吃的零食攻击,偶尔叫个外卖,的情况下,,没有胖反而瘦了很多也是因祸得福啊!!!

艺术生也是很辛苦的,普考生更是辛苦,先恭喜联考过了的创易同学们,单考也请继续加油↖(^ω^)↗。

我们的考试一点都不简单,我们也是很辛苦的,也请你们尊重艺术生,起码,不要说出“哎,你是艺术生啊,真好啊,那么爽。”这样的话吧。因为你不懂那种你明知别人画的比你好看你心痛,就算别人画的再好看,就算考试他坐在你旁边你看了,你也画不出那么好的画。意思就是,就算开卷考,你也考不好。对所有艺术生来说,考艺术,开卷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不会画就是不会画,所以,艺术生一点都不轻松。

我不知道那种背着很多东西冒着大风大雪大雨的去考试的感觉,但我知道当时我背着画板提着颜料箱和背着行李挤地铁的感觉,而且还被挤散了一次hhhhh,我还记得11月去考试的时候,中午东西都放在考场里包括我的准考证【好吧是我蠢忘了拿出来】,下午进考场是要看准考证的,我打电话给同一组的同学我怕死他手机关机,我拿不到准考证考不了试。所以,我们一点都不轻松,我们很辛苦,但也苦中作乐。

你们说,反正你喜欢画画嘛,这些都无所谓啦。

我喜欢画画,但不代表这样子我不会累。我画不好,老师还没担心我就心急了。每次月考,老师按分数评画,我都在想为什么我的画排不上第一行就算了还排在第二行的尾端【一行4张就3行】。有一段时间我很捉急,为什么我画不好。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自己认为在自暴自弃,作业很烂,我甚至不敢听老师评论我的作业。还好这段时间不长,,,我每个礼拜都会带很多薄荷糖,有一款劲爆的清凉糖,我基本每个礼拜吃一瓶,然后上课塞着一只耳朵听歌,为什么?我怕我会睡着,我很累,但是我只能画画,教室很安静,我怕我不听歌会睡着。所以我买很多糖吃,嘴里有糖含着没那么容易睡。

在我们班最累的时候,老师做范画,9个人,有4..5个在睡觉,中途有人放了歌,我抱着一个同学睡的昏昏沉沉的,期间醒了几次,但又睡着了。。简直黑历史。。。要不是现在考上了我也不敢说,,不过那次老师也是很宽容啊!都没怎么理我们!

我有一段厌倦期,画素描烦了就在想什么时候可以画色彩,画色彩烦了就想快点画素描。但是,无论色彩还是素描,画来画去画的东西都差不多,不是各种水果,就是各种锅碗瓢盆瓶。都差不多。每天不是想着苹果怎么画,就是想着桌布怎么画。每天都在研究五颜六色的桌布,结果考试的时候特么的就给我放一块灰色的布!我滴个心呐!每天在研究红苹果青梨怎么画,,考试就给我放黄澄澄的苹果,梨还有香蕉,,我心好累,,广美真会玩,,

其实考试的时候我挺幸运的,考素描的时候抽到一群,,画的不太好?的人附近。别人功底都多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考试时我嫌挤让隔壁的过去点,,结果妹子说,,再过去的视角我不会画了,我心想,哎,,视角? ,,静物台对我来说,,就是告诉我有什么东西要画而已,,静物台的东西摆啥样关我什么事,,而且在我画的差不多的时候,,隔壁妹子一直在瞄我的画,好像,,刺激到她了,,她叫背景和桌子都没画就交了,,交了,,交,,了。。妹子这么早交卷,监考老师很开心,因为他有了上午的经验,就认为我是死活不到最后一刻不交卷的人,,下午考试还有半个钟时,他对着我微笑说“这次不用弄干试卷哦。”结果我还是死活不到最后一刻不交卷,交卷时监考老师用了很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好吧下午考试的时候一直觉得很挤隔壁的妹子走了后其实我还是很开心的,,


评论
热度 ( 1 )

© Ninomiya Kei君 | Powered by LOFTER